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嫁给老革命的小仙
嫁给老革命的小仙

嫁给老革命的小仙

今天好像是农历十五吧,所以今晚的月亮特别的大,也特别的圆,不遗余力向大地喷吐着银色的光芒。这时,天空中也没有云彩,所以月华如水般倾泻了下来,照得大地一派明亮。

  我边走边看着身边的这位助手,只见一身合体的列宁装紧紧的裹着她丰腴的躯体,勾勒出少妇特有的浑圆曲线,在皎洁的月色下显得格外的动人心魄:一对尖挺的奶子随她的步伐有节奏的抖动着,隆起的屁股左右扭动得活色生香,两只手臂左右交替的前后摆动。由于山路崎岖,因此她丰腴的身体不时同我碰撞着,可以亲切地感觉到少妇肉体特有的弹性,有时她跑到了我的前面。还可以看着她那浑圆的肩膀及丰满的屁股,鼻子里闻到从她的身上飘过来的女性香甜的汗味。

  香艳的镜头不由得使我胯下的鸡鸡硬邦邦的翘了起来,好在那时的裤子多是大摆裆裤,裤裆比较宽松,再加上两人急切赶路,所以才没有被她发现而使我当场出丑。

  小仙是我老领导的媳妇,人生得很漂亮,圆圆的脸蛋上细皮嫩肉,肤色白里透红;老领导人长得黑黢黢的,没有读过几天书,开会作报告从来不要秘书给他写稿,就是写了他也不会念,只是凭着嘴巴编,看看时间到了,一声「散会」,大家散伙走人。

  小仙在他的面前几乎是沉默寡言的,一天也难得有点儿笑容;老领导是北方人,脾气大得很,只不过他是一个老革命,又立过赫赫战功,现在还随时别着一把小手枪,因而连矿长见了他也要礼让三分,其他的人就更没有几个敢和他硬来了。

  小仙嫁给他还没有几年,因在家里闲得难受,就闹着出来工作,老领导没有办法只好依她。

  其实小仙这个人挺不错的,人不光长得漂亮,而且也很聪明,再加上是个初中毕业生,在矿上也算得上是一个知识分子了,她来给我当通讯员确实给我的工作帮助不少。

  平时我们俩相处得还不错,她在我面前也几乎无话不谈,我也喜欢将自己的苦恼向她倾诉。

  现在,她一路走一路叽叽喳喳的和我说个不停,在她的面前我基本上没有插嘴的机会,我也落得静悄悄的听她讲述,只是不时用欣赏的眼光打亮着她那优美的曲线。

  突然她的脚下一滑,尖叫声中我一把拉住了她的细嫩的小手,她才没有摔倒。

  她的手热乎乎软绵绵的,从她的手里传来了一股女人特有的柔媚,我不竟呆住了。

 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拉着一个成熟的女人的软绵绵的手。就这么一下,我的鸡鸡越来越硬胀了,而且粗粗的,感觉上沉甸甸的,走路也不太灵活,更要命的是我的手竟然也忘了放开。

  小仙惊魂未定,待她定下了心后见我还一直拉着她的手不放,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,静静的呆了一阵后她才羞红着脸说:「小王书记……」听了她的话后我才清醒了几分,急忙放了开来。

  她往前迈了一步,「哎哟,嘶……」我关心的问道:「怎么了?」「脚扭了,嘶,疼……」

  我扶着她原地坐了下来,帮她把鞋子脱下,是右脚。然后,为她揉捏了起来。

  由于经常外出,所以小病小伤什么的我还是知道一些对付的办法,果然,在我的揉捏下,她的脚不是那么疼痛了,我叫她走两步,看着她虽然还不是那么利落,但已经勉强可以走路了,我才放下心来,为了怕她再次扭伤,我提议说背她一段路,小仙想了想,不好意思的低声说:「不用麻烦你了。」我说:「你看,你脚疼的,要是再扭了,叫我怎么向老领导交代。」她沉默了片刻后说:「好吧。」

  就这样,她趴到了我的脊背上。我的手反兜着她肉滚滚的屁股,又重新上路。

  小仙个子不太高,体重也不算太重,背上她感觉不太吃力,更妙的是我的手能亲切地触摸着少妇丰腴的肉体,不时还有一对富有弹性的肉团紧紧地挤在我的肩背上,就别提有多带劲了。

  默默无语的走了一段路后,小仙又开了口:「小王书记,你有女朋友没有?」我使劲的摇了摇头。

  「我不信,你这么帅气的小伙子会没有女朋友?你哄我吧。」「真的,我确实没有。」我急得几乎要对天发誓。

  「要不要我给你介绍?」

  「你给我介绍?」我两眼放光,停下了脚步:「你给我介绍个什么样的?」她一连说了好几个我都摇头。其实我的眼光还是蛮高的,一般的我看不上。

  见她有点泄气我一急就脱口而出:「最好就像你一样的我才喜欢。」话刚出口我不由一怔,她好像也吃了一惊,缓了一会方才说道:「可惜我家才我一个独姑娘,要是有小妹我就介绍给你了。」「真的?」我停下了脚步,用劲将她往上颠了一颠,让她更加贴紧我的背脊。

  到了宿舍,我先打水为她揩了揩脸脚,才让她上了她的小床。

  我洗了脸后进了我的内间。虽然上了床,又劳累了一天,平常早就睡过去,但今晚却翻来复去的一直睡不着,是繁忙的工作使我兴奋还是夜空中那多情的月亮,我答不上来;当我在床上来往折腾的时候,我听到了外边小仙她的床板在吱吱嘎嘎响了一阵后,就没有了动静。

  在这繁忙的岁月里有时工作太忙,时间太晚她回不了家,就在这里留宿,这也成了这个时代的一种特色。到处都在鼓足干劲,力争上游,我们当领导的更应该事事带头。

  由于人们的关系都比较单纯,而且住房不是那么宽松,工厂、矿山的领导基本都是由部队转业的军官担任,所以基本一切都是军事化管理,住宿也不讲究,经常男女同宿一间房屋的事也并不鲜见。我见一时睡不着,鬼使神差的起床披了一件外衣踱到外边,想看看她睡着没有。

  月光透过窗户投射进屋里,因此屋里显得特别的光亮。

  只见小仙闭着眼睛躺在床上,长长的睫毛合拢在一起;盖了一床薄薄的小棉被的身段凹凸有致,浑身充满了优美的曲线。

  我正静静地欣赏着美丽的女性睡觉的姿势,突然,她睁开了眼镜,吓了我一跳。我讪讪的笑着对她说:「小仙,你还没有睡着?」「睡不着。」

  「为什么?」

  「晓不得。」

  见我站着她急忙坐了起来,立时一股温馨而又甜丝丝的味道向我迎面扑来。

  我让她躺下,她没有照办,只是向下拉了拉零乱的内衣。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汗衫,在她往下拉衣服的时候,鼓鼓的胸脯上下颤抖了几下,十分的动人心魄。

  「坐嘛。」她招呼到。

  我紧挨着坐在了她的身边,搭讪着说:「脚还疼不疼?」「还有一点点疼。」她轻声回答道。

  「我再帮你揉揉。」

  她听话的伸出了白嫩的小脚,我热切的又开始了对她的治疗。

  我先还老老实实的替她揉着,按着,可后来却鬼使神差的在她的脚上摸索了起来,她轻声的笑了,说:「痒。」

  我的手随意的在她光滑的手臂上摸了摸,觉得凉丝丝的,关心的问道:「你冷不冷?」

  「不冷。」她答道。接着,她幽幽的说道:「小王书记,你真好。」「没有老领导好吧。」我回道。

  「别提他了,他要是有你的一半,做梦我都会笑醒的。」别看平常我同小仙无话不讲,可是涉及到她的家庭的事一般我不会多问的,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,竟会谈论起来。

  「那么你怎么还同他结婚呢?」

  「唉,没有办法呀。我家里成分高,土改划为富农,在村子里经常抬不起头来。后来,认识了他,因为他的资格老,到了村里也是说一不二,父亲看村干部们一个个巴结他,就把我许配给了他。结婚后我才晓得他早就在家里结过婚,看上我后才离的,大儿子仅仅比我小两岁。」

  听了她的话后我大吃一惊,心里默默地,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。

  我让她盖好被子,叫她睡了,明天还要早起,她没有动。见我要走,拉住了我的手,说:「再坐一会。」我见她一副哀怨的样子,便拉过她的手来,轻轻的抚摸着她软绵绵的手掌,她没有十分拒绝,反而对我笑了笑。我的心狂乱的激跳了起来。

  我大着胆子将手扶在了她的肩膀上,她颤抖了一下,但没有分开的意思。于是,我将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白嫩的脸蛋,她没有避开,反而瞟了我一眼,嘴角似笑非笑的,于是,我搂过了她的肩膀,情不自禁的在她丰满的脸蛋上轻轻的亲了一下,只感到她的脸蛋热乎乎,她秀美的眼睛紧紧的闭上了,细长的睫毛在不停的颤动。身子也往我的身上靠了过来,一股香喷喷的十分好闻的味道袭了过来,我低声问道:「擦雪花膏了?」

  「嗯。」

  她轻轻的答道。突然她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急忙对我说:「你去把你屋里的灯关了。」

  我房间的灯灭了,整个屋子一下黑了下来,更给暗夜带来了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触。只有皎洁的月光从窗口透了进来,照在我们的身上,床上。

  笼罩在融融的月光之中,我们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,只是静悄悄的。好像是怕打破了这寂静的气氛。只有彼此轻微的喘息证明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。

  我仔细的看着沉静的小仙,此时的她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样,仿佛是才从仙宫里下来的仙女一样缥缈动人,脸蛋雪白如银,身材妩媚多姿。

  我情不自禁的托起了她的头,在她两边脸蛋上尽情的亲着。亲了一阵后我的嘴贴在了她灼热的唇上,我使劲的吸吮着她的柔嫩的两片嘴唇,吸吮中我觉得有一样热乎乎软绵绵的东西钻进了我的嘴里,那东西滑溜溜软脓脓,进了我的嘴巴后便像条小蛇一样四处游动,不时还触动我的舌头一下,弄得我的嘴里痒酥稣的,我用自己的舌头裹住了入侵者,使劲的吸吮起来。

  亲了一阵,我左手搂住小仙的肩膀,右手颤抖着向她高耸的胸脯摸去,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抚摸女人的胸脯。

  哦,我摸到了她高高耸起的乳峰,那是两个那么富有弹性的山峰啊。它们是那么的柔软,而又充满了弹力,在她的胸脯上,我体会到了一种女性的新的生命力,充满了柔韧,充满了热力,充满了青春的激情。

  隔着衣服摸了一阵后我觉得不过瘾,便从她的衣服底下往上摸,顺着她光滑柔软的肚皮,我的手真切的摸到了她的两只乳房。当我亲手摸到她的乳房上的时候,从她的嘴里长长的透出了一声颤悠悠的呻吟。

  她的乳房是那么的滑,滑得我的手几乎捏不住。

  我的手按着她的一只乳房轻轻的揉了起来。在一阵急切的揉摸后,我觉得她的乳房顶端的奶头已经硬邦邦的翘了起来,两只乳房胀鼓鼓而又软绵绵,但弹性十足。我落得大饱手福,左边摸了捏右边,在我摸捏的过程中,我感到小仙的身体愈来愈烫,她嘴里呼出的气越来越热,还带有一丝丝的潮湿,两只乳房也越来越胀。

  我的鸡鸡更加的硬了起来,急切中我往后扳她的身子,她顺从的躺倒在了床上,黑暗中我觉察她的手用力拉了我,于是乎我就顺势压在了她的身上,她的身体好软唷,压在她的身上就象睡在一张席梦思沙发床上一样。

  我紧紧地压在她的身上,耳朵里只听见她「呼哧呼哧」的喘息声,以及我心脏急促的跳动声,我抱起了她的头,将我滚烫的嘴唇紧紧地摁在了她同样滚烫的嘴唇上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觉得有点儿冷了,才翻身滚到了她身体的一边,一阵喘息定后,我的手往她的内裤里伸了进去。哦,我摸到了她的毛,她的毛毛好多,一把还抓不过来,我的中指顺着她毛毛往下探了下去,我觉得有一些滑腻腻的东西沾在了我的手指上,我不禁愣住了:「你小便了?」没想到的是她「嘿嘿」的轻声笑了,手指头轻轻的在我的额头上点了一下,一把抓住了我的硬邦邦的鸡鸡。

  「啊」,我吃了一惊,我的鸡鸡硬得要爆炸了,我赶快推开了她的手,急忙脱自己的内裤。

  当我又一次趴到她的身上的时候,觉得她的内裤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除去了,迎接我的只有她柔软的皮肤和茸茸的毛毛。

  她的两只大腿大大的分了开来,我坚挺的鸡鸡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,向着他向往的目标,向着他最终的归宿,冲了上去。。。。。。。


  【完】